你應該要知道的食事

擔任外部稽查,有機會看到好的食品業者能夠做好做滿,當有缺失業者抱怨做不到時,我還能引用別人成功的例子給予建議。或是幫助小型傳統業者,教導他們可以改善生產品質符合安全規範的方法,扮演法規和業者之間的橋樑,縮短兩者之間的認知差距,就會覺得這樣的工作是對產業有貢獻的,找到食品人的工作價值。

撰文=石品仁(化名)

食品衛生安全稽查員的工作主要是接受食藥署委託,到各地稽查食品工廠,並且針對食安法第7條規定的業者,完成食安法驗證程序。工作流程是從食藥署取得業者名單,由食藥署發公文告知業者會有驗證單位去訪視執行,所以我們在和業者聯繫時,會先約定好時間,告知驗證流程與時間安排。去現場前也會先做功課,對於業者的生產項目建立基本知識。

驗證稽查不是突襲檢查,但仍會被業者認為來者不善,光是在要進入廠區前,就會因為身份識別認定,感受到對方的敵意。因為屬於食藥署委託的第三方單位,業者不願配合時,就會以你不是公務機關而不配合,就算出示事先通知的公文,對方還會進行和衛生局確認,用確認身份的方式拖延時間。

驗證工作,主要包括兩個部分,一是看管理,二是看現場。查看管理系統會要求查看進銷存管理的文件單據,核對數字是否合理,進口原料和出貨成品數量是否相符等等,文件內容則包含很多細項。台灣的食品產業大型業者不多,多數都是中小型工廠。在文件管理的電子化程度低,多數文件都仍以紙本方式留存。通常大型業者部門層級清楚,調閱資料需要時間,但如果對方的品管人員已經事先準備,驗證流程莫約半天就能完成。但是如果遇到沒有管理系統的廠商,就會花很多時間等待廠方找出文件,而且是找「可以拿出來的資料」。在大型企業協助執行驗證的會是工廠的品管或品保、研發人員等,中小企業則是老闆本人,因為中小型食品業的原物料配方,供應商往來資料,往往都只有老闆最清楚。

在驗證查看現場的過程中,難免會發現有少量過期品或不合格原料,會要求業者現場倒掉銷毀,並拍照存證。但是有次和衛生局人員同行,發現整個冰箱裡有八成都是過期品,當下衛生局的人就必須掙扎是現場貼封,還是請廠商限期改善。有些小型工廠是有訂單才會生產,平時現場環境維持不佳,曾經訪察一間小型肉品工廠時,就看到跟兔子一樣大的老鼠在眼前散步,工廠老闆就很淡定說,「這個工廠加減都會有啦,等下用腳把牠踹走」。還有很多小型的食品工廠是家庭式的,從外觀看不出來裡面有生產食品,我就遇到這類工廠養寵物,讓寵物在生產環境中自由活動,儘管這間工廠最後做出來的食品採取真空包裝,外觀精美,但是因為親眼目睹生產環境,心裡默默地對這間公司的產品扣了分數。

有些廠商對於稽查員處處表現敵意,經常答非所問,或是提供資料不完整,在稽查過程中就必須採取迂迴盤問方式去找出答案,甚至還遇過工廠不肯開櫃檢查,用肉身擋在櫃子前說,「這裡面是機密,絕對不能讓你看」,而這種「不能開的櫃子」都會寫進報告中,讓審查委員會來判斷這間工廠是否能通過驗證。

我是學食品科學的,以前擔任公司內部稽查員時,提出提升品管品質策略,在跨部門溝通時,接二連三地被打槍,難免會懷疑是自己不切實際,有志難伸。但是現在擔任外部稽查,有機會看到好的食品業者能夠做好做滿,當有缺失業者抱怨做不到時,我還能引用別人成功的例子給予建議。或是幫助小型傳統業者,教導他們可以改善生產品質符合安全規範的方法,扮演法規和業者之間的橋樑,縮短兩者之間的認知差距,就會覺得這樣的工作是對產業有貢獻的,找到食品人的工作價值。

延伸閱讀:
食品人的心聲:不人性的追溯系統大幅減損品管章效
稻農心聲:寧願太陽下耕種 也不想休耕納涼
甫洲米食研發經理張志豪 負面報導逼自救求活路

如果你也有話想說,歡迎投稿:service@foodne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