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黃㯖昌(高雄農業改良場場長
,曾任台東農業改良場場長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台中分局局長、康乃爾大學植物病理學博士)

撰文=蕭琮容
攝影=許博翔

現在的消費者很關注食安的議題,市場上不同立場的說法林立,甚至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網路謠言誤導消費者。我最近為了芒果農藥殘留的議題跟屏東有機農在網路和電視上公開辯論,目的是希望站在推廣農業改良技術的立場,讓更多的民眾了解農業改良是用科學原理、實驗證據與成分分析,建立可以讓人信賴的標準,同時在法規規 定的容許範圍內,能夠顧及生態環境,追求農產品的產量效能與美味。

在一般民眾觀念裡都知道食用含有過多農藥的蔬果,會損害健康,但是未必了解從使用農民種植到將農產品送進消費者口中,是有一套使用農藥的安全規範,來確保農產品的食用安全性,我觀察到民眾因為對於農業知識不了解,普遍對下列常見的農產品食安問題關鍵字,產生誤解。

關鍵盲點一:外觀不漂亮的蔬果就沒有農藥殘留

農產品外觀的優劣,往往反應的是農民有無用適當作物特性的方式來照顧。在栽種過程中,有無確切掌握適當的種植天數、細心防蟲害,適時施藥、甚至採收後的儲存與運送都會影響農產品外觀。相反地,賣相不好的農產品,簡單來說就是「沒有種好」。而且,不論是採取慣行農法還是有機農法的作物,只要有好好照顧就會長得美麗可口,因此無法外觀看出是否有農藥殘留,最公正的判斷方式還是透過科學檢測。

台灣的農產品在上市前從產地到通路,上半段的檢測是由農糧署稽查,上市後則由衛福部來負責稽查殘留的藥品指數。透過這種兩段式的檢查,台灣農產過關比率通常可以達到95%。稽查單位透過兩段檢查數據的差異,可以掌握農糧產品食品安全鬆脫的地方。

不過,現有檢驗查核機制,僅適用於有參加各地產銷班、農會以及納入農產運銷公司管銷通路的農民,因為已有農戶資料,才能夠進行稽查。散落游離各地的小農或是自產自銷的散戶,沒有納入稽查資料庫裡,如果不按規定施用農藥,或是提早採收導致農藥過量殘留,往往就成為檢查法規裡的疏漏。

關鍵盲點二:施用農藥的作物就等於有毒食物

農委會對於農民的農藥使用,針對不同作物都有詳細的規範。例如,採收前一週停止施藥。如果被驗出不依照規範施用農藥,一旦驗出超標殘留,農民就會被重罰。不過,我們在農業推廣過程中,也發現有些農民是依照非常傳統的耕作方式用藥,或是會因應氣候變化進行提早搶收,就有可能會檢測出高濃度的殘留劑量。

豆類的採收使用農藥是很常見的。紅豆、黑 豆、綠豆、芝麻,會使用殺草劑來幫助乾燥採收。首先,台灣先前使用於採收豆類的除草劑巴拉刈,屬於接觸型除草劑,植物在沾附到後即為開始乾枯,並非灌注到土壤中,因此對於土壤的影響不大。再者,此類農藥接觸到泥土的形態為片狀,並且會因光分解。符合規定使用的話,除草劑的殘留其實非常地少。

農藥的開發,必須經過植株以及環境影響的評估。在台灣,針對教育程度不高的農友,還有保護生命的社會安全考量,比如,在殺草劑年年春裡,我們就添加了臭味劑、苦味劑,以及調整劑量配方。時到如今,台灣鄉間已經很少傳出喝農藥自殺的案例了,這同是我們安全用藥的努力方向。

以農改場的角度介紹了以上的農藥使用狀況後,消費者最想知道的是,既然無法從外表分辨出是否農藥殘留,那購買端可以做怎麼樣的處置呢?這邊提出幾點一般人都可以做到的提議:

1.有皮的去皮有果皮的蔬果可以去皮,高麗菜、白菜這種包心的蔬菜,不放心的話請去除外層的菜葉。
2.不要挑食挑食就會只吃幾樣特定的食物,不挑食就分散了攝取到特定作物特定殘留物的風險。
3 .小農攤販未必是最安全的採買地點,如果經過農會、產銷班、農產運銷公司經手的農產,因為有經過國家檢驗機制把關,基本上是安心的。地方小農的產品,雖然外觀有蟲咬顯示無施用農藥,卻未必是無毒安全的選擇。
4.系統性的農藥不是清洗就有辦法解的系統性的農藥,代表植物會吸收於植物體。並不是沾附在上面而已。使用系統性農藥的作物,更要遵守配方濃度、施用期程的規範。如果有這方面的疑慮請認明標章。
5.吃當季吃當季盛產的,生長環境合適,需投入的人為照顧成本低,不易有人為藥品的殘留。
6.吃便宜選擇價格低廉品項,成本利潤低,代表投藥的花費空間緊縮,也是相對安全的選擇。

認識基因改造作物(GMO)

基因改造作物是透過引入外源基因,來調整原本作物的性狀,使其具備更多的抗逆境條件以及提高產量。比如:適應溫度高溫低溫嚴苛的環境、 抗病蟲害、乾濕度適應,以上都可以降低大規模種植的人工管理成本。台灣官方對於基因改造作物的立場其實是相當謹慎的,截至目前為止,我們沒有開放種植,並且嚴格要求食品上面必須主動標示使用基改原料。

Tips 將農藥殘留降低到最低的方法 

1.蔬果有皮的去皮。

2.不要挑食。

3.吃當季。
4.吃便宜。
5.認識標章:CAS標誌,不隨便跟無檢驗機制把關的小農購買蔬菜。